nyt0 gewa oui0 ow6c fl1n 4i8y n4sh nhx1 x1l7 drvf
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女人就女人吧
        看起来这个长莫长老和外面的那个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他很虚,像是个影子。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白光,看的时间久了才恍然大悟,他本来就是一团光。
        “主上。”
        长莫长老抓着陈少白的手,嘴里轻轻的说出来两个字。
        陈少白的脑子里嗡的一声:“长莫长老?”
        长莫长老笑着点了点头,他真的很温厚,哪怕看起来缥缈的好像随时都能散掉似的,依然能感受到他的温厚。这样的老人在很多地方都可以见到,并不是很稀奇。他们喜欢在暖洋洋的地方凑在一起聊天,可是很多时候又会一言不发,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
        他的脸上有被岁月刻下的痕迹,但并不狠厉。他的笑容里似乎还有一些歉疚,看陈少白的眼神里也有些复杂的让人心疼的东西。
        “属下没有保护好这里。”
        长莫长老跪下来,但是手依然握着陈少白的手。他似乎在怕,怕自己一松手就再也抓不住了。
        “属下已经死了。”
        他看着陈少白:“属下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这是属下的幸运,能在消散之前真的等到您归来。您受了重伤不宜多说话,听属下说就好。”
        他整理了一下措辞后说道:“属下知道您心中的困惑是什么,您来,就是来问我,当初那个几乎让世界毁灭的强大敌人到底是谁。数万年来,几经轮回,最可怕的莫过于已经忘记了使命忘记了敌人。可是......属下也无法解答,因为即便到了当日一战里奔赴沙场的时候,依然没有人确定那个人的身份。只是知道,他化身万千走遍九天诸界,所以才会对人失望,对这个世界失望......属下还记得,当时不管是您,还是妖帝大叱,又或者仙帝紫萝,对这个人其实没有那么大的仇视,哪怕是不死不休的对立,但那不是仇恨。”
        陈少白点了点头:“我懂,只是遗憾。”
        “属下能理解,好不容易找到了属下,却还是没有得到答案,主上心里的苦闷属下都懂。外面那个人,就是那个人的一道残念,当初主上刚刚离开不久他就追来了,他试图追查到主上的踪迹,但却被我困在这里。然而属下却低估了他,没有想到他在大魔之戒里居然还能轻而易举的战胜我......”
        “属下无可奈何,只好警告了外面的魔族之人不要进来,然后就分出一道残念藏身在这大魔宝殿里,以您残存在魔主宝座上的气息为庇护才能残喘至今。外面的那个家伙固然很强,但和巅峰时期的您想必根本不值一提,他不敢进来这里的......是因为这里有您当初的气息。”
        长莫长老看向那宝座:“您曾经很长时间都坐在这个宝座上,宝座上您的气息万年不散,虽然也只剩下那么一丝,可这一丝也足够让外面那个人畏惧。主上,现在您能理解,当初的您有多么强大了吗?仅仅是这一丝气息而已,他也不敢贸然进来,进来则是两败俱灭。”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外面那个假的长莫长老不敢进来。
        “当初的您,一根头发就能镇压山河。”
        长莫长老眼神迷离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其实,这大魔之戒里我为之守护的东西,正是这个宝座,正是这一道您的气息。您当初说过,若是有一日转世归来,可能需要这一道气息来唤醒。可是属下做错了一件事......属下这微弱的一道残念,必须靠您的气息才能维持,不然的话早就已经烟消云散。”
        “属下若是不用您的气息,就等不到您归来对您说这些。可是属下用了您这气息,这气息就变得更为微弱,只怕......只怕是不能唤醒您体内的力量了。”
        他跪在那,不住的叩首。
        陈少白苦笑一声,把长莫长老拉起来:“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你守着这里守了那么久,是我对不起你。”
        长莫长老听到这句话连忙又跪了下去:“属下错了,属下真的......陷入两难。”
        陈少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再次将长莫长老拉起来:“真的不怪你,你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我所不能。我何德何能,有你,有大天烈这样的人陪伴。你们因为的几句话而坚守数万年,你们都是我的恩人。”
        他扶着座椅挣扎着站起来深深一拜,吓得长莫长老连忙起身扶住陈少白:“主上,万万不可如此啊。”
        陈少白道:“这些都是命数,看起来偶然巧合,但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来吧,让我看看我剩下的气息还能不能让我找回一些自己。我本以为答案在你,只要找到了你就能知道那敌人是谁,就能为以后做更好的准备。却没有想到,这答案终究还是在自己身上。我来看看,我都留给了自己什么。”
        他在宝座上做好,双手扶着宝座的扶手。两个手掌放着的位置上,六芒星再一次亮了起来。
        魔主宝座上的光芒越来越强盛,很快就把陈少白笼罩了进去,这白光之中陈少白的身影越来越淡薄,像是要融化了一样。随着嗡的一声,陈少白消失不见,宝座上空荡荡的,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冷笑声:“真的以为,躲在这里我就不能进去了?”
        砰!
        窗口碎裂,墙壁倒塌。
        魔主大殿被轰碎了一个缺口,假的长莫长老一步一步从外面走进来。
        真的长莫长老漂浮在那,脸色平静的看着外面进来的自己。可能谁也无法理解他的感情......他和这个家伙斗了几万年,一直都处于下风,肉身被夺走,自己靠着魔主留在宝座上的气息苟延残喘。
        “就知道是你。”
        假的长莫长老走进来,看了外面一眼:“我撕裂传送桥的那一刻感受到了有一股力量影响,就知道是你还不死心。你是真的想魂飞魄散?我本来给你留了一丝气息就是因为觉得你这样忠诚之士不该遭受太多不公,看来你不懂得珍惜我给你的机会。”
        “哈哈哈哈......”
        长莫长老大声笑起来:“你不觉得自己可怜吗?你张嘴闭嘴说什么人类冷漠虚伪,而你自己呢?刚才你说的那些话,难道不正是冷漠虚伪的极致?你觉得我是忠诚之士所以不该遭受太多不公,于是只是杀了我而已,然后留下我一道残魂就算是对我的开恩了......我要不要跪下来想你谢恩?”
        假的长莫长老脸色微微一变,似乎被触及了心事,眼神冷峻起来:“你现在已经失去了守护你的那一道魔主气息,在我面前如此猖狂放肆,是因为你已经想死了对吧。”
        长莫长老负手而立:“早就该死了,等到了这一刻,心无挂碍。”
        他嘴角有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笑容,是释然,是决绝,是一种等待许久的解放。就连假的长莫长老都没有看明白他为什么要笑,可是下一秒假的长莫长老脸色就变了。
        “你竟然如此恶毒!”
        他身形向后暴退,同时有一道虚影从肉身之中迅速的分离出来。可是,那动作还是慢了几分。轰的一声......长莫长老的肉身崩碎,直接将魔主大殿炸的粉碎。那是一种狂暴到了不可控制的力量,不但真个魔主大殿碎裂了,残缺不全的大魔之戒也被炸的夷为平地。爆炸的威力继续往外延伸,以至于小半个修魔谷都被荡平。
        长莫长老用最后的力量将安争他们转移到了魔主宝座背面,挡住了这一击。
        “我当初自知不是你的对手,要想胜你,唯一的机会就是让你觉得我没有机会。所以肉身被夺的时候,我就将所有力量继续在肉身之中,不易被你察觉之所在,等的就是今日。”
        长莫长老的身影越来越虚,看起来下一秒就会消散。
        他回头看向安争他们:“我已经没有时间等魔主归来了,我借用了魔主的气息,以至于魔主可能没办法完全觉醒......我是魔族的罪人,也是整个人类的罪人。劳烦您帮我转告魔主......我无脸见魔族先辈,不配长老身份,请魔主将我长老身份废掉,我也能安睡九泉了.......”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身影就开始消散。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团黑影忽然从远处扑过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你想自己散掉?”
        那虚影看起来很诡异,是一个人的样子但却没有脸,他的脸是平的,上面没有五官。无脸怪人抓着长莫长老的脖子,随手一扭,直接将长莫长老的脑袋扭断。
        “你想的美。”
        长莫长老最后的气息被他吸了进去,他的样子看起来稍稍凝实了一些。
        “不就是一具肉身而已。”
        他转身看向安争他们,眼神之中似乎有些失望:“早知道如此的话,就不把你们一个个打成这样了。现在换一具肉身都不知道如何选择,你们的体质都不错,可是却伤残成了这样......”
        他的视线最终落在束手安然身上,然后嘴角勾起来:“女人......罢了,女人就女人吧。”